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瓶邪】笔下的他

*路人视角




身旁的朋友小声起着哄,催促着她走过去。

她装作被逼无奈的样子,其实心里很期待的,小步小步的往那边走。她转过头,朋友打着手势一脸笑意,她不好意思的扭过头,按耐住紧张的心跳,一鼓作气走到那个正在画画的男人身旁。

男人似乎没有察觉到她的到来,依然专注于笔下的画作。

“那个……”她开口道。

男人这才抬起头,她顿时心里一动,从刚才起,她便看见这个男人在这家古董店的门口画画,古董店临着西湖,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也有人时不时路过对他指指点点,但这个男人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般,只专注于笔下的一方天地。

她在远处时便觉得他独特的气质吸引着自己,而现在近距离的接触,使她更清晰的体会到了他的与众不同,清秀的让人看起来很舒服的相貌,感觉年龄不是很大,但眼中却有着多年积淀下来的沧桑与阅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结合在一起,让人移不开眼。

“有什么事吗?”她半天才反应过来男人在说话,忙抱歉的红了脸。

“那个……您这是在画的什么?”她绞尽脑汁憋出来一个话题,说出口才发觉自己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画的什么自己不会看吗?

然而男人并没有计较这个问题有多么唐突,微微一笑道:“人物速写。”

她往画纸上一看,画纸上的画作已快完成,可以看出是一个坐在地上的男人,只露出了一个侧脸。周围并没有模特,旁边也没有被临摹的原画,那他画的是谁?他怎么画出来的?

“这是您直接画出来的?怎么没有看见模特或者原画啊?”

男人不自觉的勾起嘴角,手指轻轻的在心脏处点了点:“放在心里了,什么时候想画都可以画出来。”男人注视着画,眼中一片温柔,“超方便的呢。”

她愣怔着,看着男人一瞬间展现出的柔软,忽然明白了什么。不过她破天荒的并不感觉
很难受,反而有些好奇。

“这是您的爱人吧?”她问道。

男人有些惊讶又有些无奈:“怎么你也能看得出来?我的朋友们也是不用我说就心知肚明了。”

因为你对待这个画里的人的样子明显与他人不同,你对他的爱不知不觉就会流露出来,她想。

“您能和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吗?”

男人有些迟疑,她忙道:“不说也可以的……”

“没事哦,只要你不嫌我这口狗粮难吃就行了。”男人眨了眨眼,有些调皮。

“我呀,与小哥,嗯就是我画的那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一次户外工作的时候,他这个人,不爱说话,整天不搭理人,还老睡觉,我当时觉得这个人特别讨厌,一点都不好相处,但后来工作的时候,他一直在不停的帮我,我们那时因为某种原因一直在一起工作,他属于工作能力特别强的那种,所以好多人下意识的把许多任务推给他,但是我们那种工作是有一定危险性的,严重的话会受伤甚至死去,他总是一个人揽那么多,我还老拖他后腿,但他一直在照顾我,从来不嫌弃我,我每次看到他受伤,就……怎么说呢,很……心疼吧,结果他受伤了还死活扛着,连疼都不说一下,真是的!混蛋他又不是铁打的,说句疼会死啊,还动不动就消失……”男人说着说着皱起眉头,气呼呼的埋怨着,他突然反应过来,连忙收敛了情绪,抱歉的冲她笑了笑。

“抱歉,我只是觉得他不说出来让我更……心里不舒服。”

其实就是心疼了吧,她忍不住笑了,这两个人早就关系不一样了吧,只不过是都没发现而已。

男人接着说道:“后来发生了一件很严重的事,他要去解决这件事,他要去的地方离我很远,他和我说十年后他会回来,但我很不安,我直觉他会直到我死去都不回来,他来与我告别,我不甘心,我追着他很长一段路,但最后到了他要去的地方的入口时,他把我打晕了,”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哀伤,“我在昏迷的那一刻意识到,我舍不得他,我爱他。”

她的心揪了起来,聚精会神的听着。

“我回到我住的地方后,觉得自己特别恍惚,那时我已经脱离了我的那份和他一起的比较危险的职业,生活无比平静,我大可以继续这么平静下去,然而当我发现他所处理的那件事有转机时,我可以让他回来时,我再次投入到那份危险的职业当中,因为只有那样我才可以让他回来,当然,尽管有转机,也没有那么容易全部翻盘,准确来说是非常非常难,我几乎倾尽我的所有,还拉上了我的朋友,拼了命的努力,我用了十年,整整十年,”男人微咪起双眼,似有流光闪过——

“我终于把他接回来了。”

她忽然一句话都说不来了,她终于明白是什么样的感情让男人凭记忆就画出了全部,这种情,世间万物也为之失色。

男人忽然放松下来,愉悦地道:“我们现在住在一起,在乡下,我年龄也不小了,快四十了,我要在我剩下的人生中把那个混蛋老失踪给我留下的心理阴影全都补回来。”

“您已经快四十了?!”她有些惊讶,他看起来没有那么大。

“嘿嘿,可能是爱情的滋润吧,我看起来不显老。”男人调侃着。

“那个我可以知道您的名字吗?我以后还可以见到您吗?”

“叫我关根吧,你到我身后的这家古董店说一声,虽说不完全算我的店,但和我关系还是挺大的,我有时间的话可以和你聊聊天哦,我觉得你挺投我眼缘的。”

“哎呀!”男人忽然站起身来,收拾了画,“小哥过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她只见男人快步走向不远处,一把揽住另一个男人的手臂,说笑着走远了。

她忽然明白为什么要在门口画画了,原来是为第一时间发现来接人的啊。

她心里满满当当的,盛满了感慨与祝福,走回了朋友身边,朋友急着问怎么样,她摇了摇头——




因为他笔下的他,那般温柔。



评论(1)
热度(59)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