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瓶邪】海里为零 2

*人鱼张起灵×小军官吴邪
*里面的科学内容纯属虚构,不要较真

冰冷的海水包裹着自己麻痹的手脚,呼吸逐渐困难,眼前本还透着些许光亮的海水在自己下沉的过程中变得漆黑,吴邪心中迸发出强烈的不甘,我还没有见到你,怎么可以死去……

突然,有什么破开水流,飞速的冲了过来,一个温软的东西覆上吴邪的嘴唇,氧气争先恐后的进入,吴邪恢复了一丝清明,心中没由来的一股欣喜。

有力的手臂揽住吴邪的腰,下半身巨大的鱼尾轻轻的磨蹭着吴邪的双腿,宽阔平坦的胸膛证明着性别,然而吴邪对于他的亲吻没有任何厌恶的感觉,反而想要更加亲近。

吴邪试图看清他的脸,但不知为什么,明明近在咫尺的脸却一团模糊,一个名字在他的心中呼之欲出,却也怎么想不起来,吴邪有预感,如果自己想不起这个名字,那他也将永远看不清这张自己极其渴望的脸,吴邪心中泛起焦急,下意识的回抱住那人,像是要防止他逃跑,但接下来他突然摆动起鱼尾,推开了吴邪。

吴邪随着两人距离的拉开一阵慌张,心脏像是被撕开一般,他连忙伸出手却什么也抓不住。

等一下!等一下!别走!张……

那个名字在喉头跳动着,却怎么也无法吐出,吴邪脑中一片炸裂,眼前逐渐模糊,隐约看见他远去的方向一抹黑色与红色略过……


吴邪睁开双眼,手往裤子里一摸,果不其然一手湿腻,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的去厕所收拾了一番。

手机上显示六点,距离起床还有半个小时,吴邪作为团长住着单独的一个房间,房间里一时安静无比,吴邪回到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脑中不断浮现出自己刚刚所做的梦。

吴邪从十八岁时起,几乎每天都会做这种梦,甚至伴随着时不时的梦遗,时间久了,吴邪也就见怪不怪了,但那种梦中的熟悉感和心碎感总让吴邪无法放下,那种挚爱被割离的绝望与痛苦。

直到战争爆发。

在吴邪开始做梦仅几个星期后,一个新闻从沿海地区传来,人鱼袭击了海边一个军事基地,刚开始没几个人信这种事,毕竟人鱼只是在神话中存在的生物,结果政‖府同时发布了声明,宣布全国进入备战,人鱼正在沿海大肆进攻,不少居民已被撤离,军队已开始驻守。

消息一出,举国哗然。人鱼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全部俊美,倒是更像人类一般,有美有丑有普通,但同时他们拥有尖利的可以直接将人撕裂的指甲,强悍的体力和使所有武器失效的声波。

人类失去了强大的武器再与人鱼对上谁胜谁负那可就不好说了,比起神话中友好美丽的人鱼,真正的人鱼更加凶残也不好招惹,但消息刚宣布的时候不少人不以为然,甚至有几个不怕死的结伴偷偷到了海边,等找到的时候死相惨不忍睹,运回去的时候连家人都认不出来,不过这才让某些蠢蠢欲动想要到海边作妖的人大消了心思。

人鱼的出现同时让吴邪抓住了一丝线索,他又不是蠢,那梦中的男人打死他他都不信那是个人,而且在他开始做梦之后不久人鱼就出现在了众人视野中,说巧合未免有些牵强。

吴邪的记忆中有一段空缺,在他18岁成年前的暑假发生的事他什么都不记得,甚至连18岁生日咋过的都不知道,家人更是闭口不提。

有很多事掩饰的再好也会时不时露出蛛丝马迹,更何况吴邪下意识的关注。

吴邪的二叔三叔都是位置极高的军官,平时过个节时都会回来聚一聚,从吴邪成年后几乎是躲着不见他,吴邪他爹据说是个大学教授,但吴邪隐隐约约记得他爹以前似乎还有一个职业而且还干了特别长的时间,当然这些都被家人否定了,他二叔三叔甚至打电话过来警告他不要胡思乱想。

总结下来就是——呵,骗鬼呢。

也不是吴邪过于猜疑,要是他晚上啥事没有他倒也能被糊弄过去,结果每天晚上一个裸鱼跑他梦里刷存在感把他掰弯了还撩完就跑,想不怀疑都不行。

于是他不顾他三叔的警告背着全家人就报考了军校。

军校三年,吴邪一直成绩第一,倒不是他多么好强,他只是不想在找寻那个勾引自己的色鱼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就歇菜。

还有那群糊不上墙的兵——他得好好修修那群人的骨头,用好了那可是生力军。

吴邪想着左右也睡不着,起身准备洗漱,然而就在他起身的一刹那——

心脏仿佛被掐住一般,一阵剧痛。

昏暗的房间中,吴邪的胸口闪烁着淡蓝色的光。

评论(7)
热度(31)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