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雨村日常】五色丝线

*ooc属于我
*bug属于我
*昨天有事没发,今天补发上,端午节贺文,晚了,小可爱对不起。



我从端午节前一天就开始计划着要去看龙舟。雨村没有多么长的大河,大多都是些小溪流,但是在我打听了后,在距雨村二十多公里外的一个镇上,有一条河流流经,又是比较大的一个镇,所以每年各村各乡都派出个龙舟队聚集在那里比赛,人们也从各地赶去观看。

但我最终还是没有看成,因为我起晚了。

本来二十多公里不到一小时就可以到,但是乡下的路况实在不怎么样,再加上附近几乎全部的村民都往那边赶,人多路又不好走,时间一下就延长几个小时,所以我们几个决定提前几个小时走。

比赛早上七点就开始了,我们本来决定五点多就走,但等我起来的时候,外面已大亮,一看手机,早已快九点了。

闷油瓶不在身边,估计早就起床了,我迷迷糊糊的第一反应就是喊闷油瓶,房间外面传来胖子的大嗓门:“小哥,你媳妇儿叫你!”接着又听他调侃道,“咱天真这习惯还真是养成了,每次一起床谁不找就找小哥。”

闷油瓶估计是在院子里,听到胖子喊过了一会儿才推门进来。

他手里拿着一条五色丝线编织成的手链,见我起来了,拉过我的手腕把手链戴在了上面。

我是个南方人,胖子和闷油瓶是北方人,习俗有很大差别,但就算胖子和闷油瓶同样是北方人,地方不一样习俗也有差别,所以我们直接混在一起过,有啥过啥。但虽说端午习俗很多,在城市中待久了,不仅是我,就连我爹妈也忘了不少,久而久之我也就只记得一个端午要包粽子,所以我并不明白闷油瓶为什么要给我系这个五色丝线。

“小哥这是干什么用的?”

闷油瓶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道:“收拾收拾,饭在锅里,吃完了过来包粽子。”

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赶紧收拾完吃了饭跑去包粽子。

桌上放着一大锅在水里浸泡的糯米,还有一捆粽叶和白线,闷油瓶正坐在旁边包粽子。

不得不说闷油瓶包的技术特别好,几片粽叶挽出一个漏斗状的底部,然后往里面装进糯米,放几个枣或者肉馅(我们的协商结果),再把顶部用多出来的粽叶一盖,拿线一系,一个完美的粽子就出来了。

胖子正好插完艾草回来,一看到我就笑出了声,我一脸懵逼的看着大笑的胖子,迷茫的问道:“笑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天……天真,你是真把自己当小孩子了?这咋手腕上还系个五色丝线呢?”胖子指着我的手腕调笑道,“来来来,让胖叔叔看看你脚腕和脖子上有没有系?”

我瞬间有种不祥的预感,瞪向闷油瓶,这货一脸无辜的还在包粽子。

胖子见我看闷油瓶,脸上一副恍然大悟又有些复杂的表情:“天真啊,你不知道?这五色丝线是端午节长辈给小孩子辟邪用的,在手腕脚腕还有脖子上系的,但是……小哥给你系……应该也……可以吧?”

我顿时怒了,他妈的闷油瓶把老子当小孩子啊?!不就是年龄大嘛,了不起啊!得亏闷油瓶只在我的手腕上系了个,要是还在我的脚腕脖子上系,我非跟他拼命不可。再看闷油瓶还是一脸无辜的包粽子,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扯着五色丝线就想拽下来。

“等一下。”闷油瓶忽然按住了我的手,“等端午节后的第一场雨下了再摘下来。”

闷油瓶的眼神特别认真,我心里憋气,但在他的目光下还真就不知为什么,没有把五色丝线摘下来。

等到晚上,才是一天的重头戏。胖子做了一桌的菜,色香味俱全,丰盛的很。

“来来来,看看啊,胖爷和小天真还有小哥过得可滋润呢。”胖子拿着手机对着一桌菜照,我打开微信一看,果然在群里视频聊天。

“天真!快看镜头!”我下意识的挥了挥手,然后就低下头接着吃饭。

我吃着吃着,忽然发现有些不对,胖子忽然不说话了,胖子手机里嘈杂的声音也没了。

我疑惑的抬起头,胖子面色微妙地敲了敲手机示意我进群视频聊天。我心里有些不妙的打开群里的视频聊天,一进去便看见一众人静默的开着视频聊天。

小花笑的有些不自然的开了口:“小邪,你的手上……”

不用说完我也知道他想说什么,我僵硬的笑了笑,一眼撇到脸色阴沉的二叔……我感觉更僵硬了:“这……是……小哥给我系的……”

我只觉得群里的气氛更加微妙了,二叔冷哼一声,直接退了视频聊天。

我看着消失不见的二叔,忽然想揍闷油瓶一顿。

该死的,我今天晚上一定不会让他碰我,我愤愤的想到。

结果闷油瓶晚上的时候使用了非常不要脸的方法带我亲身体会到了白天没有看到的划龙舟。

我他妈这辈子都不要划船了。


评论(12)
热度(105)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