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雨村日常】花田

*ooc属于我
*bug属于我
*这是甜文,真的是甜文!




“天真天真,我和你说个秘密。”胖子蹲在个小角落里鬼鬼祟祟地冲我招手。

我嫌弃地瞥了一眼胖子猥琐的姿态,扭头就走。

“唉唉唉!天真,超劲爆的消息,不听后悔哦,关于你家小哥的。”

“你别诓我,啥事都拉上小哥,要是不是啥重要事情我揍死你丫的。”我勉为其难的看在闷油瓶的面子上和胖子蹲在了一处,示意他有屁快放。

“小同志火别这么大嘛,”胖子一把捞过我,把手臂搭在我背上,凑近我道,“我觉得吧——小哥搞不好是有外遇了。”

嗯?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巴掌糊在胖子脑门上:“我看你的脑子才有外遇,抛弃你找别人了,别在这儿瞎逼逼。”

胖子恼怒的说:“我说真的!最近小哥很不正常,在外面待的时间又长了,天真你没发现?”

我不在乎的道:“他巡山那会儿不也整日整日不在家,说不定最近又找到了什么风水宝地呢?”

胖子一脸凝重:“不一样啊,这次真的不一样,小哥他身上有——”胖子的话压低声音,“香味。”

我挑了挑眉。

胖子接着道:“你想啊,咱小哥平时喷香水吗?没有吧。那他这身上的味儿从哪儿来的,只有可能是从别人身上沾上的,什么人喷香水啊,女人啊!”胖子说得头头是道,悲痛的望着我:“所以说,天真你的地位堪忧啊。”

我微怔了一下,先不管心里怎么想,嘴上脱口而出:“你别搁这八卦,有这时间不如多想想给咱家多增加点流动资金,否则你别想吃肉了。”

我起身要走,胖子在身后喊:“天真不信你去闻闻……”尽管我走的很快,但还是一字不差的落入我的耳中。

说我一点都没听进去,那是不可能的。我脱口而出让胖子别瞎说实际上只是嘴上的本能反应。语言和人的心理是很奇妙的东西,不管你多么想把你所听到的东西摒弃,但哪怕是一句话,也会像一粒杂草的种子般,在越来越多的不经意的想起中生根发芽,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最终占据你的的大脑。

我并不是不信任闷油瓶,而是正如我所说的杂草的种子般,我总会在不注意时意识中闪过那几句话,哪怕这一次压了下去,下一次会再次出现。人的思想是多么快速,快到你连阻止都阻止不了。我极力压制着所有的思绪,但杂草总能破开心防,让我心乱如麻。

闷油瓶大早上就出去了,我和胖子刚做好午饭,他正好回来。

以往的时候,我都是和胖子一边聊天顶嘴一边吃饭,我极力想隐藏我的情绪,但不知是不是只要是有关闷油瓶的事我便失去了控制,胖子兴高采烈的说着而我却什么也听不进去。

胖子讲了几句话后发现我根本没在听,也无聊的渐渐沉默了下来。

一顿饭吃的静的要命。

闷油瓶吃完饭又走了。

我倚在门框上看着他渐渐远去,心中的杂草扒得紧紧的。

胖子看不下去了,道:“天真,其实这事我完全可以不告诉你,但我想过了,小哥不是那种人,但这事也必须要让你知道,因为我不告诉你,你自己会发现。”

胖子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心细的很,他知道如果他不说,到时候我自己发现的话,我依然会心里不舒服,所以他选择一种开玩笑的模样跟我提了出来,像是给我打了个预防针。

胖子又道:“但胖爷我也信,小哥对天真你是真心的,这种事估计是什么误会,所以,”胖子拍拍我的肩,“想知道就问问他吧。”

胖子说完便走了,我站在原地,想起了很多。

从第一次见到闷油瓶时,我便觉得闷油瓶的感情似乎很缺乏的样子,但久而久之,我发现他不过是见多了这世上的起起伏伏,造化万千,很多事都无法引起他的兴趣与关注。但这或许只是别人眼中的闷油瓶,我眼中的他又和他们的不一样,他会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救我,会在离去之时来找我,在我们在一起后会在意我的情绪,在意我的身体,不过在我们没在一起前也是这样的,只不过是我没开窍,完全没发现。他还会时不时调戏上我一把,闷骚的一匹,估计切开来骨头里都是黑的。

想到这里我不住的笑出了声,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我所见的闷油瓶,是与其他人完全不同,最真实的那个。

我收起了笑,一拍脑袋,我他娘到底干了什么蠢事!

闷油瓶在我面前是最真实的闷油瓶,是别人看不到的只属于我的闷油瓶,他把自己的所有给予了我,而我却在这里怀疑他。

我是个凡人,我会犯错,而我这次确实犯了个巨大的错误。

我说过,人的心理是很奇妙的东西,此时我的心里一片通透,所有的杂草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呼出一口气,卸下了所有的重担。




我坐在床上刷着手机,闷油瓶从浴室里走出来,腰间围着条浴巾。其实闷油瓶原先是穿好睡衣才出来的,后来被我禁止了,让他只围条浴巾出来,闷油瓶虽说不怎么理解,但一直在照做。

我扫过闷油瓶有些湿润的胸膛,有些心猿意马——穿上了衣服怎么看见闷油瓶的出浴图?

闷油瓶上了床,我放下手机,凑了过去,将脑袋埋在了闷油瓶胸膛上。我闻到了一股香味,不是那种化学合成的香水味,并不刺鼻,是那种清新的,自然的,植物的香气。

我直接问了出来:“小哥,你身上什么香味?”

闷油瓶似乎是笑了一下,抱住我躺下:“你马上就知道了。”




我是在一阵细微的颠簸中醒来的。

然后我便发现我已不在床上——我在闷油瓶的背上。

再看看周围的环境,我更是有些震惊,闷油瓶似乎背着我到了山上,太阳还没升起,但也快了,因为天空变成了铅灰色,已经能看清周围的事物了。

我身上的衣服已经穿的整整齐齐,还披着一条小毛毯,估计是闷油瓶怕我被早上的寒露冻着,不知为什么,我一到雨村整个人警惕性直线下降,不仅让闷油瓶把我的衣服穿好了,还被背着走了这么长时间都没醒。

闷油瓶察觉到我醒了,把我放了下来,我下意识问道:“这是去哪儿?”

闷油瓶揉揉我的脑袋,牵起我的手:“马上就到了。”

闷油瓶牵着我,在走出一片灌木林后,来到一处平地——

我愣住了,花,一大片的花扑面而来,香气馥郁,在晨光熹微中静立。我走近后发现的这片土地分明有翻过的痕迹,而花也不是野花,里面甚至有玫瑰,明摆着是人种的。

“小哥,这是你种的?”我转过头,心脏忽然发烫——太阳已然升起,金黄的光将闷油瓶镀上一圈氤氲的光边, 他的眼睛望着我,深沉的仿佛要将我淹没。

“吴邪,”他轻轻的拥住我,在花丛中,“他们送的是一束花,我送你一个花田,”他执住我的手,放在他的心口,“还送你一个我。”

我这才想起他说的是什么事,前段时间秀秀发了个朋友圈炫耀别人送给她的花,结果不少人都跟风发曾经收到的花,我随便评论一句真羡慕,也是无心之举,没想到闷油瓶就给记住了。

仅仅是一句话,闷油瓶不仅记住了,还给我准备了个豪华版,我顿时美滋滋的,勾住他的脖颈,道:“这个时候该做什么呢?”

闷油瓶勾起嘴角,倾身吻下。

金色的阳光撒满了花田,撒在了我们身上。




后来,我发了条朋友圈:
花田·jpg
别人送你一束花,我男人送我一片花田。




至于底下有多少人喊着烧烧烧,我不在意的回道:




吴小佛爷发的狗粮,你敢不吃?















评论(7)
热度(170)
  1. abcdefghui洛髑髅 转载了此文字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