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雨村日常】湿疹

*ooc属于我
*bug属于我

胖子走后没多久我便起了湿疹。

这件事也怪我自己,夏天一到热的我连门都不想出,整天坐在沙发上窝都不挪。夏天容易出汗,虽说吹着风扇,但没谁闲的没事干对着屁股吹,屁股上出汗了又不活动不透气,久而久之,我的屁股上就起了一片疹子。

这种疹子又痒又痛,一不小心抓破了更是刺痛,而且不能捂住不透气,屁股若是出汗了更是痛苦,疹子浸在汗里被汗里的盐分刺激的那叫个酸爽。

那几天我一直穿着薄薄的大裤衩,但无奈得了疹子的屁股娇贵的要命,大裤衩都闷的出汗,整天把我折磨的,恨不得直接脱光。

但很快我的想法就实现了。

胖子北京有事不在家,闷油瓶自从发现我起了疹子后,把大门一关,就把我裤子给扒了。

我吓了一跳,以为他要白日宣‖淫,整个人都紧崩起来。

闷油瓶把我摁在沙发上趴着,我等了一会儿,只觉得什么清凉的东西抹在了起疹子的地方,还有一股清香的草药味。

闷油瓶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草药,抹上后清爽得很,刺痛感也轻了很多。

我逐渐放松了身体,闷油瓶一边给我抹着草药,一边轻轻按压着,我舒服得几乎要睡着。突然,闷油瓶啪的一声一掌打在我屁股上,我的睡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抬头,闷油瓶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然后轻轻的在我眼角落下一吻,道:“别穿裤子了,透气。”

我忙摇头道:“那可不行,不穿裤子大白天遛‖鸟不成?”

闷油瓶听都不听,直接把我的裤子拿走了。

我没办法,只好光着屁股在家里待着,虽说确实凉快不少,也不出汗了,但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有道目光若有若无的盯在我的屁股上。

闷油瓶自从我开始遛‖鸟生活后,则是很奇怪的一直待在家里,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而且我不管到哪里,总能发现闷油瓶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我哭笑不得的想这家伙该不会是在欣赏我的屁股吧,怎么哪都有他。

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胖子打过来了电话。

“小天真,胖爷不在的这几天想我了吗?”
胖子的大嗓门扑面而来。

“呸,你爱死哪儿去死哪儿去,没人想你。”

“啧啧,一听这语气就知道你想我想的不得了,你等着啊,胖爷我这边快完事了,估计能提前回来。”

我从未如此想念胖子,我的湿疹早已好的差不多,但闷油瓶依然执着的不让我穿裤子,胖子早些回来我就能早些结束这胯‖下凉风过的生活。

忽然,我手中的电话被拿走了。

闷油瓶打断了胖子滔滔不绝的废话:“胖子。”

“哎?小哥?怎么了……”

“不用了。”

“啊?什么?”

“不用早回来,晚几天再回来。”

话筒里一阵安静。

半晌,胖子讷讷的声音传了出来:“哦……我明白了……您和小天真好好休息……我再……玩几天?”

“好。”闷油瓶果断挂了电话。

但胖子的最后一句话还是传了出来:“两个狗男男……”

“吴邪,涂药。”闷油瓶挂完电话后对我说。

我照例趴在沙发上,闷油瓶为我涂药。

但渐渐的,闷油瓶按压的力道越发的大,几乎是在揉搓,接着我便听到闷油瓶陡然粗重起来的呼吸声。

我心里一惊,觉得要凉,这回怕是真的要白日宣‖淫了。

闷油瓶逐渐低下身子,伏在我背上,有力的呼吸打在我耳边,弄得我脸红心跳。

“还有好几天。”他轻笑。





*京都行的热度真的是蛮低的,不过不管热度多少,还是会写完的,毕竟是一个系列。
不过在这之前,先放一篇短文吧,换个思路。










评论(13)
热度(168)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