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瓶邪】京都行(一)小别

*时间线是雷城后在雨村时。
*ooc属于我
*bug属于我
*目录:(二)雾霾
(三)成双       (四)与归

当我站在这群人面前时,我忽然想把小花扔进西湖里喂鱼。

事情从小花给我打来电话说起,一通电话就把我从闲适的雨村拉到了繁华的北京。

小花是叫我来撑场面的。据说他遇到了一桩比较难搞的生意,对方似乎一直不大信任小花,于是便叫我出场装个逼,把对方的心压下来。

这件事一听就挺不靠谱的,还有什么人是小九爷的面子都不给的,竟然还要我去露个面。对此小花给我的解释是,对方是我的粉丝,我说话比他有用。

我听后愈发觉得有猫腻,莫不是我年龄越大魅力越大,不知不觉中吸引了一大票人?
虽说觉得这事有问题,我还是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事实证明小花不仅坑了我,还坑惨了我。

“你是吴邪?”面前的一个中年人面无表情道,他身后站着一群看起来年龄不大的一言不发的人。
我下意识地看向小花,小花对我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该死,看来是群黑粉。
他们有着闷油瓶那样的双指,张家人和汪家人都有发丘双指,但我直觉这是一群张家人——因为他们看我的眼神有些微妙。

这种眼神我非常熟悉,在张海客小张哥他们眼中经常看见,原因自然是我和闷油瓶不一般的关系。
但我清楚这批张家人和张海客他们没有关系,因为张海客他们会直接找到雨村,而不是通过小花来找我。

这是张家早期分出去的另一个分支。
得出结论后,我心中冷笑一声,估计又是不怕死的来斥责我耽误了他们的族长的。
我做好了准备,他们一开口我就怼死这群王八蛋。

“我们族长为什么不来?为什么是你?”那中年人忽然开口。
我正想说话,忽然意识到不对。看他的样子,倒像是从来不知道我会来,我选择闭上嘴,听着他接着说。

他等了一会儿见我不说话,皱皱眉头道:“算了,和你说也一样。”我心里的想法被证实了,他们压根不是来找我的,是找闷油瓶的。
“你也知道,我们族长有他自己的责任,他是我们张家的人,你这样做是在害他。”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把他还回来?”我挑了挑眉,不管多少次,这种言论总能成功地引发我的怒火。

“我们的意思也不是让他回来当张家族长,我们只是想让族长成为一个自由的人……”
“别放屁了。”我冷声道。
中年人脸色稍变,看来我吴邪的脑袋上除了拐走他们族长的罪名还要再加上一项礼数不端了。

“对不起,我就是个自私的人,你们族长的前途就是败在我手上了,而且还打算接着败下去,有意见找我,你们族长是不用见了,我是族长夫人,什么事还需要避着我?”

我不打算多谈,这群混蛋多少年不管闷油瓶,心血来潮发神经过来指责我。打着为闷油瓶好的旗号让我离开,说实话都是屁话。闷油瓶和我在一起最好,让他离开我才是真的伤害他,老子认定他了,除了我还有谁忍得了他那臭脾气,我忍了这么多年,不捞回点儿本怎么甘心,老子就是要抓住他,死也不放手。

我转身就要走,身后张家的那个中年人拔高了声音:“吴邪,我们张家不会认你的。”

“我认他。”我顿时愣住了。
闷油瓶站在门口,身后跟着张海客。

“族长……”那群张家人有些许激动,为首的中年人更是眼中放光。
然而闷油瓶没有任何回应,而且我清楚的感觉到,他生气了。
就像是燃烧在寒冰上的幽蓝的火焰,闷油瓶的眼中冰冷又带着逼人的怒意。

闷油瓶走到我身边,扫视了他们一眼。
中年人开口道:“族长,我们……”

“我只认他。”

中年人的话戛然而止。

一片安静。

张海客走向那群人,微笑着示意我们他来处理,我第一次觉得那张和我一样的脸如此可亲。
我不在乎张海客怎么处理这件事,我看向小花,冲他笑了笑,还有帐没算呢。
小花苦笑了一下,进了里屋。
我和闷油瓶随之而进。

一进门,我立马锤了小花一拳:“花儿爷这下可得好好给我解释一下,这哪儿找来的黑粉。”

从张家人的反应看,他们让小花找到根本不是我,而是闷油瓶,但小花让我过来的可能性只有一个,他想把我拐过来再用我把闷油瓶招过来。

至于他为什么不直接找闷油瓶,这我也明白,不是他请不动闷油瓶,而是因为我。

“花儿爷怕是想用我当人质,把我家小哥威胁过来吧。”
小花微微尴尬的眼神证实了我的话。
“你还说!要不是因为我知道直接找张起灵你绝对不会放人,我用得着拐这么大一个弯儿嘛?!”

小花说的对,他如果直接找闷油瓶的话必须把原因说清楚,闷油瓶又会告诉我,就算不说我也会问,一问知道是张家人的那摊子烂事,还是不认识的张家人,我绝对瞬间爆炸,更别说把闷油瓶放走。这几年我一直不想让闷油瓶再被张家那群人祸害,这他们都知道,小花估计也是清楚这点才会想出这种办法。

小花接着道:“那群人不知是哪根筋抽到了,在我的盘口上闹事,坏了我好几门生意,和他们交涉,他们非要见张起灵,我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

那群张家人估计是找不到闷油瓶,打听到小花和我的关系,借此和小花谈条件。小花的无奈我懂,心里原谅了他大半。

“不过小邪我说句实在话,你们两个真是够了,你知道吗,我可都没有联系他,你前脚刚到,他后脚就来,计划都没实施,他就自己自投罗网了。”小花表情带上了揶揄,顺手塞给了我张房卡,“补偿你的,大床房,落地窗,随便玩,在北京多待几天,费用我掏。”

看着小花的背影,我笑了笑,算了,彻底原谅他了。

闷油瓶从身后抱住我,我想起小花说的话,问道:“是不是张海客告诉你的,你怎么过来的。”

闷油瓶把头埋在我脖颈处,微微点点了头,轻声道:“张海客和我一道。”

呼吸的气息打在我脖子上,我笑道:“咱俩这是不是夫唱妇随?嗯?”

闷油瓶没有回答,我只觉得手中的房卡被抽走,笑容愈发大了。

“小别胜新婚。”他说。

*会有后续

评论(6)
热度(78)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