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宝刀与菜刀【雨村日常】

*ooc属于我

*bug属于我

前段日子张海客来了一趟,说是来慰问一下族长和族长夫人过得怎么样,我心说我们过得怎么样关你屁事,三言两语就想把张海客赶走。

张海客那厮竟还真是顺便过来看看的,转了一圈说还有事就跑了,只不过他走之前给闷油瓶留了把刀。

那是一把大马士革刀,大马士革刀是世界三大名刀之一,是古伊斯兰工匠的手笔,不过制作大马士革刀的工艺几乎失传,现在市场上卖的基本上都是现代机器打出来的,收藏价值根本不可和古伊斯兰工匠的相比。但据张海客说,这是他特意到伊朗一个制刀世家求的,是真货的可能性非常大。

是不是真货我不在乎,倒是胖子一直心心念念的想看一看,非要研究研究这几百年前的洋玩意儿。胖子这样想了,便也去跟闷油瓶要了。我个人觉得闷油瓶不会在乎这一把刀,也没多管,没想到胖子这一去竟铩羽而归。

我一进门就看见胖子肚皮朝天的瘫在沙发上,浑身散发着怨气,看我进来眼珠子动也不动,跟条死鱼一样。我愣了一下,问道:“哟!胖爷这是纵欲过度了怎么一脸萎靡。”

胖子一言不发,我心想莫不是闷油瓶魂穿了,这怎么还哑巴了呢?我刚刚走近,胖子

忽的就坐了起来,吓了我一跳。胖子两只眼睛瞪得溜圆,死死盯着我,一把抓住我:“天真你说小哥叛逆期是不是到了?”

我一头雾水,道:“什么狗屁玩意,小哥年龄可以当你祖宗,还叛逆期呢。”

“真的,我今天向小哥要他那把刀,他竟然不给我!”

我听后也愣了一下,问道:“那刀有什么好的,一个两个都这么宝贝。”

“天真你是不知道,这大马士革刀身上的花纹你看见没?”

我点头,刀刚拿回来的时候我扫了一眼,刀身上有着火焰般的纹路,胖子这么说,那花纹怕是不仅仅只是装饰用的。

“那个花纹不是人工纹上去的,而是在锻造过程中自身形成的。”胖子说的起劲,两眼发光,“据说,那花纹实际上是由无数肉眼看不见的细小锯齿组成的,因此大马士革刀锋利异常,要不怎么被叫做世界三大名刀呢!”

我听胖子讲的这般神奇,心里有点痒痒的,胖子在一旁唉声叹气:“孩子长大了,叛逆了,连把刀都不给看。”

我一边怼着胖子,一边心里有点别扭,闷油瓶会不会也不让我……

第二天下午,闷油瓶出去采购了,我在家里闲的没事干,一眼就撇到桌上大摇大摆地放着闷油瓶的大马士革刀,我心想不是贼稀罕这玩意儿吗?这么招摇是给谁看呢。

我憋着一股劲不去看桌上的刀,但总忍不住想到闷油瓶不给胖子刀的事,一想到这事我心里就不舒坦,什么破玩意儿,有我宝贝吗?

我忍不住拿起刀端详了一番,拉过旁边一个西瓜,一刀劈下去——西瓜瞬间裂开,确实很锋利,我刚想再切一刀,胖子的大嗓门响了起来:

“我回来了——靠!天真你做什么?!”

我扭头一看胖子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更要命的是闷油瓶随后也提着大包小包进来了。

胖子反应过来立马幸灾乐祸地冲闷油瓶说:“小哥天真又在皮,他拿你的宝刀切西瓜。”

我有点心虚的看向闷油瓶,闷油瓶沉默半晌,走了过来。

“小哥……我……”闷油瓶接过我手中的刀,拿起切成两半的西瓜,一刀,又一刀,手起刀落,切的完美。

“吴邪,吃瓜。”说着拿起一瓣西瓜递给了我。

接着他就进了厨房。

胖子半天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这也……”

厨房里传出有节奏的剁菜的声音——正所谓,宝刀与菜刀只有一线之隔。

后来,那把大马士革刀彻底成了我们的菜刀,闷油瓶也不怎么在乎。胖子尤其热爱拿它切菜,每次切菜都咬牙切齿的念叨:

“呸!有了媳妇儿忘了爹!”

*这是大马士革刀





评论(5)
热度(176)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