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盘核桃【雨村日常】

*ooc属于我
*bug属于我
*先给大家放文玩核桃的图,好理解
*这是盘之前的核桃

*这是盘好的核桃,是不是超漂亮啊

*放正文

最近我和胖子迷上了个新玩意儿——文玩核桃。就是那种老大爷整天拿手里来回转的大核桃。

最开始是胖子开始玩的,我看见了之后嘲笑胖子提前过上了老年生活,胖子听后说我忒没见识,说这文玩核桃可没那么简单。

我一听来兴趣了,其实像我这种做古董生意的人,文玩其实是懂一点的,但是毕竟主攻不在这方面,所以了解也不深。

胖子一张大嘴叨叨半天,我还真就想试一试盘核桃。

文玩核桃最开始的时候是棕黄色的,需要每天放在手里把玩,这个就称作盘。当你盘了起码几个月后,核桃就会发生变化,它会渐渐发亮发红,那是因为手上的汗液与油脂开始渗入核桃,形成包浆,其实就是一层特殊的光泽。再盘上一段时间核桃会更加顺手,更加滑,颜色也会由红转为深红甚至几乎黑色,外面也会有透亮的感觉,这也就是挂瓷,有一种瓷器的釉感,特别好看。

我看了核桃成型的图片后也上了兴趣,让胖子给我弄了俩,于是我们两个整天走哪带哪儿,而且这文玩核桃还讲究七分盘三分刷,光盘还不行,还要刷,刷也有讲究,分软毛硬毛,得分时段刷,我和胖子两人备了一套专业的刷子,整天跟供祖宗一样对这些核桃费尽心思,就期待着它挂瓷。

闷油瓶不管我玩这些东西,不怎么在乎。一天晚上的时候,我拿着核桃坐在床头把玩。过了一会儿闷油瓶爬上了床,他大概是想让我早点睡,伸手想把我的核桃拿走,但是因为每个人手的分泌物不一样,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碰自己的核桃,我当时一句话就从嘴边溜了出来:

“小哥不可以碰!”还下意识的避了一下。

闷油瓶身上的气压当时就不对了。

我察觉到不对劲,小心翼翼地问:“小哥?”闷油瓶抬眼看了我一下,我总感觉那眼神中有股隐隐的委屈。

闷油瓶一言不发的背对着我躺下,我也不敢再玩核桃了,也躺下睡觉,闷油瓶一直不肯转过身,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背影似乎透出了浓浓的哀怨。

第二天,闷油瓶似乎没有什么异常,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我暗自松一口气,和胖子又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盘核桃。

闷油瓶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我也没在意,但当他坐在我身边,手顺着衣服的下摆伸进我的衣服时,我察觉到了不对劲。

闷油瓶的手在我衣服底下不老实,揉揉搓搓,上下摩挲,我的脸“噌”的就变红了,随着闷油瓶在身上的抚摸,脖子以下也开始变红。

我慌忙摁住闷油瓶的手,说:“小哥你做什么?!胖子还在旁边呢。”
“盘吴邪。”闷油瓶一脸认真地说。
什么玩意儿?!
“已经盘红了。”闷油瓶又扔下一颗炸弹。

我顿时感觉自己又红了一个色号。

后来的几天里,只要我一拿起核桃,闷油瓶就会蹭过来——盘我。不把我盘的满脸通红甚至全身通红不罢休,晚上的时候更过分,腿以下的部分也不放过。

我算是明白了,这王八蛋就是故意不让我盘核桃,怕是因为那天他心里不舒坦,就各种使坏。
我在心里叹口气,这家伙有时候闷坏闷坏的,但他是因为喜欢我才这样,谁让我也喜欢他呢?我乐意宠他,压根生不起来气。盘闷油瓶就够了,要什么核桃。

我把那文玩核桃放进了个小盒子,随便塞了个地方。闷油瓶也不再明目张胆地盘我,当然,晚上的时候还是会的。

至于胖子,他也不再玩核桃了,他说核桃上有恋爱的酸臭味。

*最后皮一下
*这是盘之前的吴邪

*这是盘以后的红红的吴邪

*灵魂画手无误了y( ˙ᴗ. )耶~

评论(8)
热度(153)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