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瓶邪】张先生的吴老板 (番外)

*民国AU
*军阀狼妖张起灵×古董店老板狐妖邪
*给 @雁字南归 的点文的番外
*目录:
张先生的吴老板(上)      张先生的吴老板(中)
                  张先生的吴老板(下)

 

“哎,听说没?张家和吴家要联姻了。”
“听说张家那边的新郎是他们那个族长,哎呦这可了不得,他们两家这一联姻,长沙城估计就是张吴两家的天下了!”
“对了,那吴家的新娘是谁啊?吴家不是没有女眷吗?”
“我听人说是吴邪吴老板的胞妹。”
“吴老板还有胞妹?!怎么以前一直没听说过啊?”
“人家能让你知道?据说吴老板那胞妹长得貌似天仙,不是咱们这种凡人能看的!再说了,不是胞妹当新娘难不成是吴老板当新娘?”
众人哄堂大笑。

“噗”一旁偷听着的“貌似天仙”的吴老板忍不住笑了。
可笑世人皆与事实擦肩而过,吴家与张家只是放出要联姻的消息,并没有说新娘是谁,但也确实没有做任何掩饰,结果竟生生给自己弄出了个胞妹来。

吴邪使了个障眼法,让自己的脸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平淡无奇,然后大摇大摆地上了街。

大街上不少人在聊张吴联姻的事,吴邪这边听一句,那边听一句,一个比一个离谱,吴邪也乐得众人瞎猜。
“真是不甘心!”吴邪耳朵灵,闻声看去,一个不知是哪家的姑娘皱着眉头和另一个姑娘在说话。
“我曾有幸被张起灵先生救过一次,张先生那般俊逸出尘的一个人,怎么会娶亲!”
吴邪一愣,接着感兴趣的听了下去。
“我的命是张先生救的,我的心早已给了他,张先生一定是被吴家那个狐狸精迷了心!”
吴邪越听越想笑,对不起,我还真就是个狐狸精,张先生何止是被我迷了心,他是连心都给了我了。

对于姑娘对张先生的暗许芳心,吴邪并没有放在心上,张先生已经是我的张先生了,你再怎么咬牙切齿他还是我的。

“吴老板?”吴邪下意识转身,张海客笑眯眯地看着他。
张起灵是狼妖,张家一窝子肯定都是狼妖,这种简单的障眼法一下子就被识破了。
“你过来干什么?”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的吧?”张海客满脸便秘状的说。
“啊?什么?有什么不对的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天就是你和族长大喜的日子吧,你怎么还在外面乱晃,婚服婚鞋试了吗,红包包好了吗,家里布置了吗,喜字贴了吗,还有其他的……”
“等会儿,我们也要布置啊?”
张海客脑门上的青筋快要跳出,“废话,难不成明天过来娶亲吴山居和往常一样吧!”
“张海客你凶我,我心情不好会影响明天的婚礼的。”
张海客:……我现在替我们族长退亲还来得及吗?

“小邪!”只见一个长相惊艳的男子走了过来,张海客惊讶的发现竟是长沙一方龙头解家解雨臣。
“小邪,你放心吧,那边我都布置好了。”又看向张海客,“这位是张海客先生吧,我是吴老板的发小,明天当伴娘的。”
“解当家……当……”
“伴娘,你没听错。”
“可是……”
“呵,有哪个伴娘可以比我好看,你要是能找出来我自愿退出。”解雨臣一脸不屑。
张海客:吴老板的娘家人不好惹……
“对了,提醒你们一下,明天可不会让你们那么容易就把我家小邪娶走,等着吧!”说着拉着吴邪走了。
张海客回味起解雨臣不怀好意的笑容,忽然又升起了退婚的念头。

一大早,张家的汽车就来到了吴山居门前,张家用的是中西结合的方式,虽说没有轿子,五六辆洋车也是气派的很,除此之外,中式的喜乐也没有落下,敲锣打鼓热闹非凡。一大圈子看热闹的人,叽叽喳喳讨论着这喜事。

车门打开,张起灵穿着中式的大红喜服走了下来,人群发出了一阵惊呼,清冷俊逸的脸上因为喜服的衬托多了些烟火气,眼中隐隐含着的喜悦让整个人稍柔和了下来,美得脱尘又仿佛留恋。

接着便是张海客和另一名军官。

三人刚进吴山居的大门,迎面就飞来一个物体,张海客吓得差点没接住,定睛一看,竟是个大红枣,再一看,解大当家笑的面若春风站在远处,手里抓着一把干果。

接着,解大当家手腕一转,几个干果飞出,但解雨臣从小就是练家子,几个干果飞的跟暗器一样,一不小心砸脑门上硕大一个包,但张家人也不是吃醋的,大多数都打到一边去了,张起灵更是毫发无损。

忽然一个伙计冲了出来,手拿一大框花生,哗的就泼了过来,张海客横身一挡,为了族长的幸福,拼了!然而头上天花板异变又发,一大串活板打开,一堆大枣下雨一样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谁都不能幸免。

又有几个伙计端着桂圆,莲子泼了过来,张起灵也有些狼狈的闪躲着,耐不住攻击密集,闪哪边都被砸的惨兮兮的,店里伙计泼的贼高兴,头上大枣稀里哗啦落个没完,张海客怒道:“你们哪来这么多……”一个莲子飞入他嘴里,苦的张海客瞬间闭了嘴。

解雨臣在那边笑的猖狂:“张家大族长,我这是祝你早生贵子!大枣花生桂圆莲子都给你准备了,特喜庆!”

“他们两个能生吗!?你就是不让我们过!”张海客话音刚落,突然顶着攻击不管不顾地冲向解雨臣,一把抱住解雨臣,声嘶力竭地喊着:“族长快冲!快进里屋!吴邪在里面!”

解雨臣挣脱不过,慌忙大喊:“快关门!”
几个伙计慌忙去拉门,然而——
张起灵飞起一脚,“嘭”的一声,两扇门应声而落!
枣子还在落,稀里哗啦的声音成了背景音乐,没有一个人说话,几个伙计目光呆滞的站着,解雨臣表情扭曲,一动不动,张海客愣了半晌,第一反应大喊了一声:

“我赔!”

虽说是鸡飞狗跳了一阵,最终还是进了里屋。张起灵一抬眼,便看见吴邪穿着嫁衣,披着盖头坐在椅子上,张起灵心中一动,说:“吴邪,我们走。”

“唉——等一下。”解雨臣又说话了。
“又怎么了?”张海客直觉又要作妖。
“这没鞋可怎么走啊?”众人一看,吴邪真的成了“无鞋”,两只脚丫光溜溜的。
看来婚鞋又被藏了起来,张家的几个人又开始满屋子找鞋,但哪儿有那么容易找到,把屋子翻遍了都没看见婚鞋在哪儿。

“该不会,在你身上吧?”张海客看着解雨臣,解雨臣但笑不语。
“说不定就在你身上。”说着就向解雨臣摸去。
“喂喂喂,干什么!耍流氓啊!”解雨臣往后退着。
“不在他身上。”张起灵忽然出声,众人都望向张起灵。
“族长,你知道在哪儿了?”
“嗯。”张起灵点点头,突然动作,把手伸向坐在椅子上的吴邪。
“你干什么!不要碰小邪!”然而张起灵已经拿出了婚鞋。
张海客愣怔着说:“族长你从哪里拿出来的?”
“下裙里。”
“……你们也够拼了。”张海客无奈的说。
“我们小邪这么好,怎么可能简简单单让你娶走!”
张起灵蹲下身要将吴邪背起,张海客忽然说道:“等下,这个吴邪怎么这么安静,该不会是假的吧?”话音刚落,披着盖头的吴邪飞起一脚把张海客踢了个趔趄,解雨臣笑道:“这下确认是真的了吧?”
“是,绝对是真的。”张海客苦着脸说。

张起灵刚把吴邪背出吴山居,人群就发出了热烈的讨论。
“新娘子……是不是稍有点壮啊?”
“这……好像有点高啊……”
“怎么胸这么平啊?”
“或许是人家张大族长口味和咱们不一样吧?”
“嗯,有道理有道理……”
偏这几个人耳力都好,这一通讨论全落入了耳中,张海客忍笑忍得辛苦,解雨臣一脸无奈。
口味清奇的张大族长则一心一意的背着自家媳妇儿终于上了车,当然,自家媳妇儿在背上笑的抽搐什么的还是忽略不计吧。

到了张家,便开始拜堂,二人皆是妖,行的自然是妖的另一套成亲方法——血契。

张起灵携着吴邪,来到堂前。两人的手牵的紧紧的,如果细看,就会发现张起灵用手指摩挲着吴邪的手,像是在安抚。

一声嘹亮的唢呐响,司仪扯开嗓子:

“一叩首!”

一叩你我初相遇。

“二叩首!”

二叩你我情意切。

“三叩首!”

三叩你我成眷属。

司仪拿出一把金色的匕首,划破二人的一只手,两只手相握,一道金光闪过,鲜血交融,接着伤口恢复,掌心留下了两条金色的符文。

“血契成!”

你我相契,共度一生。



*我的一点私心,脑海中给吴邪配的是这样的衣服,还有盖头。





评论(7)
热度(130)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