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瓶邪】张先生的吴老板(上)

*民国AU
*军阀狼妖张起灵×古董店老板狐妖邪
*给 @雁字南归 的点文,不知道有没有写出小可爱想要的感觉,没写好小可爱不要打我,么么!
*目录:  张先生的吴老板(中)
张先生的吴老板(下)
番外

夜晚来临,阴阳交替,长沙城外的森林中,重重叠叠的树影遮掩着不知名的危险。

树上忽然略过了一道影子,带起几片树叶微微一动。那人影快速前进着,在树林中起起伏伏。突然,人影停顿了一下,像是感应到什么东西一样发出“咦?”的一声。

人影停在了一棵树上,月光勾勒出他的面颊,一张俊秀温雅的脸显现出来。他琥珀色的眼睛中掺着几分灵动又掺着几分看不出的东西。如果有人恰好在此处,那么一定会认出,树上这位正是长沙城名声不小的吴老板吴邪。

吴邪向四周打量了一下,鼻翼几不可见的动了动,接着眯起了眼睛,眼中浮上一丝警惕,他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吴邪忽的发力,冲向一个方向,那速度和力量根本不是人能做到的。

血腥味越发呛鼻,吴邪停在一处矮树丛前,警惕的拨开层层叠叠的枝丫,然后他便愣住了。

空地上躺着一匹狼,浑身上下沾满了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异常可怖,像是用刀割开的。吴邪之前一直处于防御状态,身上自然而然的带着股杀气,那狼似乎察觉到了这股杀气,并不发出威胁的低吼,而是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吴邪。

吴邪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狼。

吴邪转身欲走,又停下了脚步。无意的一瞥,让他看见了那狼的眼睛:从始至终,都是异常死寂,没有渴望被救的希望,没有被抛弃的愤怒——它从未抱有被救的希望,它不在乎。

吴邪心里一动,手已先一步伸向那狼。他摸上狼沾满血污的身子,手下隐隐发出浅黄色的暖光。那狼本毫无波澜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接着便盯着专注的疗伤的吴邪。

吴邪感受到注视,白了一眼:“老子不嫌弃你脏就不错了,瞪老子干什么?”说着另一只手“啪”的拍了一下狼的屁股。

狼的身子立马僵了一下,吴邪笑出声来。狼身上的伤口渐渐愈合,血污也消失不见,渐渐显出油亮光滑的黑色皮毛,看来原本这是一只长得不错的狼。

吴邪收回手,那狼站起身,依旧直勾勾的盯着吴邪,黑黝黝的眼中由死寂变得复杂,吴邪下意识的摸摸头上,果然摸到了一对耳朵。

此时的吴邪已经不能称作人了,头上挺立着一对白色的毛耳朵,身后一条蓬松的白色尾巴微微摆动着,赫然是一个俊美的狐妖。

不是吴邪不救这只狼,狐狸与狼本是天敌,狼不吃狐狸,却是见了就杀,杀完就丢一边。吴邪虽早已化人,灵智俱全,本能里对狼的厌恶却依然存在,所以最初转身便走。

但此时,或许是因为刚救下这只狼,潜意识认为它暂时不会伤害自己,吴邪伸手揉向狼的头。

“我跟你说,要是没有我……靠!”没想到的那狼一口咬在吴邪手腕处,吴邪猝不及防,被咬了个正着。

吴邪倏地收回手,手腕处虽没有被咬破,但留下了一个牙印,再抬头看那狼,早已隐入树林深处没了影。

“养不熟的白眼狼!”吴邪骂道。话说长沙这种地方怎么会有狼呢?算了不管了。吴邪甩掉心中一闪而过的疑问,飞身向远处的长沙城赶去……


街上人流来来往往,奔走呼号的报童,穿着中山装或百褶裙的男女学生,一身西装匆忙走过的职员,慢悠悠的长褂先生,耀武扬威的大肚子巡警,更有墙角蜷缩的乞丐苟延残喘。

众生百态,热闹非凡。

忽然,几声鸣笛声响起,三辆黑色的洋车相互紧跟着而来,人群让出一条道,好奇而又小心翼翼的探头张望。

黑色洋车一路绝尘,接着全部停在了一家临街的店铺前,店铺门头上挂着牌匾,劲瘦的瘦金体写着三个大字:吴山居。

要论这吴山居,在长沙城中也是不容小觑的一方势力,表面是个古董店,身后却是一大票人,这群人不仅下斗,还负责出手,简直就是产业一条龙。不少人不管是找人“干活”,还是把“货物”卖出去,都要找这吴山居。

而此时,吴山居中古色古香的大堂中,只有一名叫做王盟的伙计和在躺椅上闭目养神的男子。那男子眉目如画,穿着一身象牙白长衫,胸前绣着一枝殷红梅花,袖口与领口有金色云纹。正是吴山居老板,吴邪。

这吴邪本不是凡人,乃一只有上千年修为的狐妖,闭目养神之际,便觉察到门外的异动。他皱起眉头,闭着眼说道:“王盟,去看看谁来了。”

半晌,王盟一点动静也没有,吴邪睁眼一看,那厮趴在柜台上睡得口水横流,雷打不动。吴邪正欲起来教训一下这个王八蛋,吴山居的木门便“咣”地被踹开了。

先进来两个穿着军装的小兵,端着枪分立门的两旁,接着一个明显是权利最大的军官走在前面,他五官俊美,却面无表情,薄唇抿地紧紧的,黑黝黝的眼中淡然得仿佛出世,军绿色的披风中线条流畅的军装裹着劲瘦的腰肢。

在他身后半步,又跟进两个军官,左右各一,拥着那最前面的军官。吴邪往门外一看,后面还有十几个小兵,但似乎是没有得到命令,排成两列静静的等待。吴邪勾起嘴角,眼中闪过一丝愠怒,但很快被防备与精明代替。

“敢问几位是要买货呢?还是卖货呢?”吴邪带着彬彬有礼的微笑颔首道。

那两名军官中的一位走出来,露出一个自以为很真诚的笑容:“鄙人张海客,这是我们族长张起灵。”

吴邪心中一震,人传这张家本是东北氏族,多年前不知何原因迁移到长沙,短短几年就建立了实力强大的军阀,和吴山居一样,张家背地里也干着不干净的活,既有军队,又有下斗的绝活,在长沙也是中流砥柱般的存在。据说军阀中一半以上是张家人,而那张海客所称的族长怕就是一直行踪神秘的张家军阀真正的掌权人——张起灵。

吴邪心中疑惑,吴山居也曾与张家做生意,但除了生意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今日又是为了何事,竟连张家族长都出动了。

“所以请问张家大族长到我这小店是有什么事吗?”吴邪斟酌着言语问道。

“结账。”一直沉默着的张起灵忽然开口。一旁的张海客立马微笑的解释说:“上个月买下的货还欠着吴老板钱呢,今日特地来还钱。”

吴邪愣了一下,心说以往张家都是派个小兵结账,这怎么今天还个钱还浩浩荡荡的开车拉了一群人来还,连张家族长都出动了,张家人莫不是有病。疑惑归疑惑,吴邪拿出账本报了价钱,那张起灵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张海客立刻心领神会,拿出了一张空发票。

张海客刷刷写完发票,接着递给了张起灵,张起灵提笔签了字,接着拿着发票走到吴邪面前,将发票给了吴邪,不知是不是不小心地摸了一把吴邪的手。

吴邪核对了一下发票,抬头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张家众人早已整整奇奇的上了车,撤的干干净净,最后上车的张海客给吴邪抛了个媚眼儿,接着关上车门,三辆车扬长而去。

拿着发票的吴邪,内心十分复杂。

*剩下的一会儿发

评论(4)
热度(157)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