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午后【雨村日常】

*ooc属于我  bug属于我
*这篇部分是吴邪的回忆,一直想写两人之间的感情历程。

午后是最犯困的时候,我躺在院子里树下的长凳上,迷迷糊糊的打瞌睡。院子里的树下本是什么都没有的,但闷油瓶某一天不知从哪里买来个长凳,摆在了树下。

长凳是那种公园里的木质长凳,颇有美感,往院子里一摆,小花有一次看见了说我们小院有种秘境的感觉。

有时候我和胖子还有闷油瓶三个人一起坐在长凳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当然主要是我和胖子聊,闷油瓶在旁边发呆。聊的累了,往闷油瓶身上一靠,胖子便大呼眼瞎,然后我俩又怼了起来。

又吵累了后,便谁都不说话,只是坐在一起,听着不知名的鸟叫,岁月静好。闷油瓶用手指绕着我的头发,绕着绕着,将头与我的抵在一起,依靠着睡觉。

有时这么一坐能坐一下午,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想。但其实并不是一直三个人一起坐着的,比如说现在,我一个人霸占着整个躺椅,眯着眼睛睡午觉。

阳光被叶片阻拦,细碎的撒在身上。我并没有睡着,但意识处于一种模糊但还在运转的状态。

我想到了闷油瓶。

闷油瓶和我在一起后,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心理。我怕这个人马上在我面前消失,怕他说不离开我是假的。十年那么久那么苦我挺过来了,等真正接到人后我却怕一切都是假的。

到雨村不久后,我和闷油瓶捅破了最后的窗户纸,但越是美好,我越怕失去。缺乏安全感的问题达到了极点,已经几乎发展成心理疾病了,我不时会在午夜梦回时突然惊醒。我一直掩饰着,不想让他们特别是闷油瓶知道。

第一个发现的到雨村催债的小花,催债归催债,小花建议我去北京看看,被我拒绝了。这是我自己的心结,心理医生没那么好治好。

接着就是胖子,他也建议我去看看,依然被我拒绝了,胖子无奈地叹口气,摇摇头走了。

直到一次我从睡梦中惊醒,揪着衣服喘着气,黑暗的房间里我的心跳声咚咚作响,跳的飞快。我忽然发觉房间里还有人,多年的习惯让我瞬间紧绷起来。

从黑暗中走出一个人,闷油瓶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我愣了愣,叫道:“小哥?”闷油瓶那时没有和我住一起,因为我觉得刚在一起,先适应一下,但其实这只是原因之一。我更怕让闷油瓶发现我的异常。

闷油瓶眼中并不是毫无情绪,而是复杂的让我读不懂。我开口:“小……”

闷油瓶突然抱住了我。我有些愣怔,接着便听到他说:“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
“吴邪。”他似乎不想让我说话。

闷油瓶的脑袋埋在我的脖颈,胳膊收的很紧。
“别怕。”他再次开口,“我不离开。”

闷油瓶抱的我有点疼,我想开口让他松一点,这时他的脑袋轻微的蹭了蹭。我的心里忽然融化了什么。罢了。我伸出手,回抱住闷油瓶。

我也抱的紧紧的。

我们两个将彼此绑在了一起。

后来闷油瓶搬进了我的房间,每天都搂着我睡觉。我再也没有被惊醒,其实我知道胖子绝对和闷油瓶透露了什么,而闷油瓶选择了在我惊醒时陪在了我身边。

有人走了过来,接着一件衣服披在了我身上。我闻到了一股我的味道,准确来说,是闷油瓶的味道——是我和闷油瓶共有的味道,长久的抵足同眠让我们的味道融在了一起。

我睁开双眼,闷油瓶正低下头看着我。我们两个对视着,阳光一点点的缠绕着他,让他看起来柔和了不少。

“吴邪,到屋里睡,容易着凉。”
我心里一动,直起身子,搂住了闷油瓶的脖子。
“最喜欢你了。”我不住地笑了。

闷油瓶在向我靠近,闷油瓶的气息愈近。

一记深吻。

是甜的——我这样想到。

评论(6)
热度(107)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