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人形躺椅【雨村日常】

*ooc属于我
*bug属于我

雨村这段时间不怎么下雨,阳光肆无忌惮。在太阳底下稍站一会儿就晒得跟红烧了一样。这种天气对胖子充满了恶意,稍微动一下就跟洗了把澡一样,所以他整天霸占着我的小躺椅窝在屋里吹风扇。

那小躺椅本是专属于我的,胖子一大坨白花花的肥肉躺上去就跟粘上去一样,扯都扯不起来。丫还嘴欠,一边摇着躺椅一边对我说:“那不小哥坐沙发上呢,你躺他身上不就得了,人形躺椅。”

我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他娘的别拿小哥当挡箭牌,快让开老子的龙椅。”

胖子自然不可能让开,我们两个斗嘴了将近半个小时,最后说得我嗓子冒烟,搬了个板凳坐胖子旁边恶狠狠地瞪着他。

胖子脸皮厚的子弹碰到估计都会反弹,逍遥自在的无视我的死亡凝视,我瞪了半天无果,只好起身准备找个舒坦点的地方坐着。

胖子忽然问我:“天真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吗?小哥就坐那呢,你躺他身上他绝对不嫌弃。”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脑子是进汗了吧,大夏天俩大个挤一块儿不热死?”

我说得是实话,大夏天别说挤一块儿,就是碰一下都觉得黏腻的不行。说完我便找了个角落待着,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那天闷油瓶一直若有若无地看我。我也没放心上,我是他相好,不看我看谁。

但事情远没我想的那么简单。第二天,闷油瓶一直抱着手机敲敲打打,像是在和谁聊微信。我有次路过的时候瞟了一眼,隐隐约约看到似乎是张海客。

闷油瓶和张海客聊什么?我虽说有些心痒痒,但确实有些不好意思问。张家人每次见我总是若有若无的传达出他们和我不是一类人的意思,并且还总想把闷油瓶也拉入“我们不一样”之小团体。

闷油瓶之前也有这种意识,一句“和你没关系”能把人气的吐血。虽说现在对我基本没有这种现象了,但我心里总是有点小膈应,所以看见闷油瓶和张海客聊微信,总觉得插不了手。我越想越憋屈,那几天都闷闷不乐。

过了几天,闷油瓶收到了个包裹。我一看,嚯!还真是张海客寄来的,感情人家两个不仅聊上了,还送友情小礼物。我抓心挠肺的不得了,偏偏闷油瓶把那个包裹拿走之后就没见过,都不知道里面装了啥,可把我憋屈的。

自从收到包裹后,我每天都处于爆炸边缘,胖子明显感到我的不对劲,在一天中午过来找我。

“天真,你这是咋了啊,你现在就跟那哑了火的炮仗一样,说不定啥时候就炸了。”

我没好气的正要怼回去,突然听见闷油瓶叫我。我回头一看,他正坐在沙发上,看向我这边。我的气仿佛找到了一个阀门,气势汹汹地就站到了闷油瓶面前。

我正要发作时,闷油瓶一把拉过我,拉到了他身上。我趴在他身上,心里的气被疑惑代替,这死闷油瓶要做什么?

闷油瓶忽然开口:“吴邪,凉快吗?”

嗯?我这才发觉,闷油瓶身上特别干爽,凉幽幽的,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草药香。

我问他:“你怎么弄的?”
“张海客寄来的草药,泡了身子后可以驱热,这几天一直在泡。”

我愣了一下,原来闷油瓶在和张海客谈这个,我还气了好几天。我问他:“你直接让我泡不就行了?干嘛自己泡?”

闷油瓶低下头与我对视:“人形躺椅,不喜欢吗?”
我看着闷油瓶的眼睛,那里面装着一个我,我笑了:“喜欢,特别喜欢。”

那天,我直接在闷油瓶身上睡着了。胖子痛心疾首的说就不应该推荐我用人形躺椅,眼睛都要瞎了。第二天,胖子主动放弃了躺椅,跑到了别的屋说要远离我俩。

但我也没有用躺椅了,每天都窝在闷油瓶身上,至于那个躺椅——
就让它空着吧。

评论(8)
热度(220)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