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指甲油【雨村日常】

*ooc属于我
*bug属于我
        事情的起源是小花发的一个朋友圈。
照片中的小花修长的五指张开半遮住脸,一双媚眼风流留露。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花的指甲,涂着黑色的指甲油。
        黑色的指甲配着漂亮的眼睛,有种诡异的美感。
下面大概就是说什么秀秀买了什么名牌指甲油让他试试什么的。我漫不经心地翻着,忽然有个想法。

        过了几天,小花给我的快递到了。我打开快递,里面除了两瓶指甲油小花还贴心地给了瓶卸甲油。
我打开指甲油闻了闻,基本没什么异味,名牌果然靠谱。我把指甲油放进了床头柜,准备一有机会就开始我的行动。
        我想给闷油瓶涂指甲油。
        从看见那条朋友圈后,我心里便蠢蠢欲动。闷油瓶一直都长得白,可能是因为经常在地下工作不见阳光的原因。后来和我住在一起后,斗倒是不怎么下了,但依然非常白。
        我一脑补他那瓷白的手涂着油亮的黑色指甲油,再加上那张看着禁欲的脸,便血脉喷张。所以,我打算趁他不注意给他涂上指甲油,哪怕涂完被发现了也是有眼福了。
        但话是这么说,我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把我心痒的想挠墙。终于有一天,闷油瓶不知是不是活全干完了闲的长蘑菇,躺在躺椅上睡觉。我瞬间狼血沸腾,偷偷摸摸地靠近了他。我着迷的打量着他白皙的手,颇有几分痴汉状。然而当我刚刚拧开指甲油的盖子时 ,闷油瓶忽然睁开了眼睛。
        “吴邪?”
        “嗯?啊!小哥我看你睡在这不冷吗?要不要……”
        “吴邪,不冷。”闷油瓶打断了我的话,我一时愣住了。
        然而他并没有接着盯着我,而是起身出去了。看着闷油瓶的背影,我心有余悸的摸摸口袋,好险,还好手快,差点就被发现了。事情怕是办不成了,我把指甲油放了回去,等着下次时机。
        晚上的时候,我和闷油瓶照例干柴‖烈火地摸到了床上,就在我和他喘地都厉害时,我忽然感觉手腕上一紧,只见闷油瓶拿绳子缚住了我的手!
         我顿时开始挣扎起来,奈何那绳子系得十分精巧,一时竟挣脱不了。
        “小哥?你这是……”
没想到到闷油瓶竟然丢下我打开了床头柜,然后拿出了……指甲油。那瓶黑色的指甲油在我眼中泛出了毒药般的光泽,我忽然有点虚。
        我看着闷油瓶向我压来,然后抓起了我的手……

        我坐在床上,浑身酸痛不已,恨不得把手机捏碎。
        闷油瓶罕见地发了条朋友圈,一张照片: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无力地扒着瓷白但有力的背,一种暧昧的色‖情扑面而来。下面的赞快点疯了。
        我想起意乱情‖迷中闷油瓶拿起手机反手一拍的咔嚓声……该死的闷油瓶!!!!
        后来,小花给我邮来个大箱子,我打开一看,各个色系的指甲油……还有一张小纸条:好好利用……
        好好利用个大头鬼啊!
        身后忽然站了个人,我回头一看,只见闷油瓶的眼中不易察觉地燃起了诡异的火焰,他拿起一个樱桃红的指甲油:
        “这个颜色,不错。”

点这里看樱桃红的指甲油哦
*那个,目前有出图的意向,有什么想法可以在评论里说。

评论(22)
热度(241)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