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髑髅

上一篇 下一篇

族长就是不一样【雨村日常】


*ooc属于我

        小张哥最近老往我这边跑。当然不是来看我的,是看他的亲亲族长的。
        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保皇党,小张哥无时无刻不在撺掇闷油瓶跟他走去做一个真正的张起灵。当然他的亲亲族长是不会跟他走的。
         从小张哥第一次来时,闷油瓶就和我表了衷心,我自然信他。于是我便有恃无恐的从吃饭睡觉变为了吃饭睡觉嘲笑小张哥,对此小张哥无数次气的跳脚,也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呵,也不看看我是谁,你们亲亲族长最疼的亲亲吴邪。
        小张哥每次来的一项必做工作就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花样瞎几把吹张起灵,我真不明白他哪来那么多形容词来形容闷油瓶。
        而且每次他看闷油瓶都自带滤镜,吃饭的时候,说:族长就是不一样,吃饭吃得这么优雅;闷油瓶喂鸡的时候,说:族长就是不一样,喂鸡喂得这么娴熟;闷油瓶择菜的时候,说:族长就是不一样,菜择的真完美。可把我烦的,再这么下去,我怀疑闷油瓶上厕所的时候,他都要偷窥并说一句:族长就是不一样,鸟抖得都和我们不一样。
        后来,有一次,闷油瓶用他的发丘双指夹起了掉在了砖缝里的钥匙,小张哥顿时开启了灵吹模式。
        “族长就是不一样,发丘双指除了下斗还有其他用武之地。”
         没想到的是,闷油瓶竟回答了声“嗯。”说着看了我一眼。
        我忽然感觉菊花一紧。
        然后我就看见了小张哥顺着闷油瓶目光看过来先是一脸懵逼,然后恍然大悟,然后得意洋洋。
        后来那几天小张哥天天在我面前晃,脸上带着骄傲的表情,连头发丝仿佛都再说:“你吴邪算什么再牛逼不也被我们族长压的死死的。”
        对此,我冷冷的看着,然后进了我和闷油瓶的房间。
        第二天,小张哥被闷油瓶打发回了乡下。
        我看着小张哥萧瑟而哀怨的背影,得意地翘着二郎腿,对闷油瓶说:“干得漂亮,今晚有福利。”
        然后闷油瓶干活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对不起,我吴邪再怎么弱鸡你们族长就是宠我。

*美色误国,不对误族,啊哈哈哈。
*要心心(,,•́ . •̀,,)

评论(2)
热度(239)
©洛髑髅 | Powered by LOFTER